余江红:风险投资的老一辈观点

2019-02-16 12:08 来源:互联网

 

   各位领导,各位嘉宾下午好,我叫俞江虹,今天给大家分享一下我对于创新投资的看法。我讲的是偏早期投资。很多讲未来,讲宏观,我是讲比较微观的事情。很多在座的朋友是投资领域的,有些是想创业的,我来分享一下。

 

   上午在亚洲投资人论坛里面做了分享,里面两个词对我感触比较深。一个是不确定性,经济形势复杂,复杂的关键就是不确定性,可是我们人类发展里最关键因子就是不确定性。所以我觉得不确定性本身不可怕,我们做投资实际上包括做创业这件事情,就是要把不确定性变成确定性。

   我分享里有一个关键词,是老兵,我1997年回国,在美国待了10年,在美国读书、创业,前前后后到现在创了五次业,有三次不错的结果,有两次全身而退。做投资十几年,做天使投资,我是创业者背后的创业者,跟创业者在一起,我感觉很兴奋。理工男喜欢用数字说话,我简单梳理一下数据,2018年上半年数据,典型特征是几个。

 

   第一,融资难,融资同比下降50%左右。

 

   第二,各阶段估值有所变化,早期投资的估值基本维持原来的估值情形偏高,但是Pre、ipo融资估值在下降,这跟二级市场整个A股估值有关系,现在是二三十倍,高的时候五六十倍,七八十倍都有。退出成了问题,同比下降,VC、PE都下降了,一个是下降50-60%,一个是下降了20%-30%,这几个数字体现了资本寒冬提前到了。

 

   个人感觉寒冬不可怕,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在座的给我们自己和中国经济鼓掌。投资是个收益跟风险成正比的事情,很多做早期的都不做了,往后移,做并购了。我个人感觉还是坚持为中小企业,为早期的项目助力,做早期投资。

 

    投资里面,有两个事情跟大家分享,一个是科学,一个是宗教。科学本质是怀疑,宗教本质是相信。投资逻辑就是在宗教和科学之间来回摇摆。当科学战胜它,那就不投了。当宗教战胜了你的思维,那你就相信它,投了,就是这么简单的事情。在这个过程中价值最重要,

 

   我总结了四个价值,先发现价值,如果有资源匹配,那就匹配它的价值,再提升它的价值,最后实现它的价值。如果没有资源,在这个领域里面,劝你不要投了,投了以后很麻烦。未来可能没有价值的升值空间,比方说进去一个亿,出来三年以后,五年以后还是一个亿,你损失了机会成本+利息,这是不成功。如果退不出来,实现不了你的价值,也是有问题的,所以四个价值非常重要。

 

   早期投资,判断人占70%-80%,事情本身不重要,因为可以变。关于人,我总结了五个P,怎么看。必须要有对一件事情像恋爱般的疯狂,宗教般的虔诚。创业本身九死一生,在这个过程可不可以比赛败了,还要再战?这种精神有没有?这种毅力有没有?很多东西基本诉求都算不清楚,怎么让投资人相信你?所以盈利能力要体现出来。

 

   过去经验很重要,把你的简历拿来看一下,在阿里、腾讯做过几年,但是你跟这个行业没有任何的关系。

 

   个人魅力,有没有一种领导力,有多少人跟随你很重要。这个是关于回报问题,平均年化是个硬指标,某一个基金规模大,当然是有一两个上十倍,千倍回报。但是投了多少量?整个基金回报多少?所以年化收益是最重要的。我在很多场景里面讲到,我们在做投资最重要是退出,以退看进,会投都是徒弟,会退都是师傅,实现你真正的价值。

 

   在投资领域里面深有感触,因为自己是创业创五次,感觉资本思维精髓是结构重组,当投进来了以后,或者我们投别人的时候,是不是能够把结构有所优化。同素异构很多,他们物理结果不一样。未来投资人进来是不是可以改变你?

 

   关于独角兽和小黑马,支撑社会需要独角兽引领改变世界,更重要是小黑马,在很多垂直领域里面的隐形冠军,这个是支撑我们国家和社会进步的原动力,存在很高的概率。很多时候运气本身也是一种软实力。

 

   关于创业,第一个观点,生意和事业不同。自己做的时候想,卖茶叶蛋在楼下卖也能赚钱,但事实上是不一定赚钱。在创业投资里面要想得明白这个事情。在企业里面有几个合伙人作用非常强大,刚才说95%,合伙人到底有哪些重要性?一个是退出机制,进入机制,中间还有一些分配、考核等等,这些都非常重要。如果仅仅讲合伙人,投过一个企业,两个合伙人非常好,是校友,结果两个人分手,因为他没有做好退出机制。在历史进程中,每个合伙人作用是不一样的,他要退出他的舞台,没有这个机制退不出来,两个合伙人产生矛盾,最后这个企业关闭了。
温馨提示:以上内容仅为信息传播之需要,不作为投资参考,创业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
转载请注明:http://news.fu08.com/cyxw/20190215/1349.html
富临创业网首发:余江红:风险投资的老一辈观点

延伸 · 阅读